Xiamen Academy Xiamen Academy

专访厦门国际法高等研究院董事会主席史久镛

扩大各国学术交流,建立国际法律新秩序
——专访国际法院前院长、厦门国际法高等研究院董事会主席史久镛

人物简介

史久镛,联合国国际法院前院长,中国国际法学家。1926年10月9日生于浙江。早年就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,获政治学学士学位。后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,获国际法硕士学位,1951年毕业后留校从事国际法研究。回国后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法律顾问、北京外交学院兼职教授、中英联合联络小组(关于香港问题)中方代表处法律顾问、中国国际法学会理事、中国法律咨询中心法律顾问、中国法学会香港法律研究会理事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常务委员、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涉外经济法律人才培训中心兼职教授、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等职。1994年当选为联合国国际法院法官。2003年至2006年担任国际法院院长,是首位获此任职的中国人。目前担任厦门国际法高等研究院董事会主席。

2011年7月4日,国际法院前院长、厦门国际法高等研究院董事会主席史久镛出席2011年国际法暑期高等研修班暨教育部国际法暑期学校(以下简称暑期班)的开班仪式。在开幕式间歇,笔者代表厦门国际法高等研究院(以下简称研究院)对史院长进行了简短的采访。

对研究院和暑期班的执着支持

问:自2005年4月担任厦门国际法高等研究院董事会主席起,史院长6年来一直坚持参与研究院建设,并以高龄之身三次飞赴厦门听取研究院的行政工作报告、参加暑期班的开班仪式,请问是什么原因令您如此坚定地支持研究院工作?

答:国际法研究院和暑期班很重要,它得以令国际法律事业后继有人。研究院每年开设的暑期班,既面向国内,也接收国外特别是亚洲国家学员。这些学员,有些是从事国际法教学的教师,有些从事外交事业,有些直接从事国际法律事务,总之,都是活跃在国际法律领域的亚洲人。亚洲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国际法律人才基于暑期班这个平台,彼此交流,共同提高法律学术水平,弘扬发展中国家的法律精神,对未来国际法律新秩序的建立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目前西方发达国家国际法律思想仍是主流,但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势必会影响国际社会的利益格局,此时培养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国际法律人才,让更多人代表这些国家的利益,将有助于平衡现有的不良格局。此外,以暑期研修为契机,南北、东西方法律世界得以交流和沟通。通过与一些西方国家的学员交流,亚洲和发展中国家学员得以了解西方法律思想的脉络,而这些西方学员也会从中收获新的观念,不同法律体系思想的碰撞和融汇将进一步促进国际法学的发展。最后,我执着于支持研究院的工作,是希望研究院能通过甄选不同类型的教授授课,为国际法的教学与研究提供新鲜血液,为每一名国际法律专家提供思想传播的平台,使国际法学的发展符合普遍、平等的利益原则。

研究院的国际影响力在增强

问:在过去的6年时间里,您作为研究院的董事会主席,见证了研究院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从弱到强的全部历程,研究院在这些年取得的成绩不胜其数,而对您而言,研究院在哪些领域的成就最令人满意?
答:我最满意的是研究院近年来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。暑期班每年招收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,聘请各国国际法律权威来厦讲课,并且制度运行也比较合理,受到了学员和老师的普遍好评,在国际上的知名度也随之提高。随着中国在国际社会地位的提高,这种影响力还会不断增强。著名的海牙国际法研究院甚至视我们研究院为“假想敌”,认为未来国际法研究的重心将会移转到中国,这也反映出西方世界对中国崛起的恐惧。

新一代国际法人要学好专业知识和外语

问:史院长您在开班式演讲中指出,新一代国际法学子将是建立国际法律新秩序的中坚力量,那么对这一代的中坚力量,您有什么要求或寄望吗?
答:青年一代的当务之急就是学好国际法律专业知识。年轻人不仅要学好课堂上的内容,还要学会主动学习,多阅读国际法学术刊物、国际法著作等相关资料。一般一个国际法问题会涉及许多领域,知识点扩展面大,这就要求学生广泛涉猎各领域的专业知识,不要把目光局限于书本和课堂。此外,年青年要多独立思考,多锻炼写作能力,培养分析、解决问题的能力。第二个要求是希望青年人能学好外语。只有学好外语,才能理解和查阅许多国际法的文献。目前国际机构的许多工作和文件都实行无中文制,英文或法文是国际法的主要工作语言。只有学好外语,才能及时、准确地掌握第一手资料,取得学术研究的理论制高点。其次,不仅仅要学好英文,其他如法文等的外语也需掌握。一些法文的学术资料,如果经翻译人员从法文翻译到英文,再转译到中文,势必会影响研究的新颖度和准确性。

采访后记

7月的厦门已是36度的酷暑,史院长一身西装革履,银发修剪整洁,目光沉静深邃,俨然是一名优雅而不失威严的长者。史老上午不仅要参加开幕仪式,还要在接下来的1个半小时中作opening Lecture,其日程之繁忙可想而知。令笔者颇为感动的是,史院长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接受采访,即便是一个简短的参访,也仍然是诚挚严谨,体现出作为学者严谨的风格。这位曾执掌联合国司法大权的法官,向来以认真著称,而今日一见,果然如此,无论处理何事、身处何地、位于何时、面对何人,一贯从容负责,直至臻于完美。
(陶南颖/文 张越/图)